顶点365绿色体育直播_亚洲365体育_365体育投注进不去 > 玄幻365绿色体育直播_亚洲365体育_365体育投注进不去 > 一人之力 > 第二章 危害初显
????“具体时间?”

????“到底是五月份还是六月份,还没有明确下来……好,好,那我知道了。”

????机舱内,透过弦窗,入圣者武贰世静静看着云海翻腾。

????广阔天空,有艳阳高照,一层层白云浩荡,气象万千,折射出强烈的太阳光线。

????一眼望去,给人以天地无限的宏伟感觉。

????“看来只能等中央研究所推算出具体时间……最好在五月,如果六月份降临就有点麻烦了啊。”武贰世身材脸庞相比于几年之前,明显瘦削了很多。

????镇压神性倒是很轻松。

????超凡者感性升华,打破第四次意志力极限,即为入圣者。

????入圣者通常不会执着于七情之一。

????齐头并进,全数领悟,那才是入圣巅峰。

????不过,压制神之祭台的扩张,同时面对无休止的神只确实压力大……要知道神之祭台附近神只称之为神化阶段,比起全盛期强出三分,颇为棘手。

????入圣者会疲惫,有时也发愁。

????“唉。”

????武贰世不怕流血不怕累,却害怕自己老去:“我今年四十**。太平洋战区的屠神信念拥有者、圣者李雪空更已经五十多岁,寿命即将到尽头,最多再撑两个月……如果我们这群老家伙走了,那么多神之祭台怎么处理,异空间神只降临又怎么处理。”

????每每想到此处……饶是入圣者,武贰世亦有苦恼。

????苦涩的是寿命短。

????烦恼的是那些异空间神只究竟是什么东西,什么来头,为何是那般模样?

????“这次灾难降临算是过去了。”

????“可是……下次呢。”

????“难道要我们入圣者回国镇守吗。”

????沉吟良久,武贰世解开座椅上的安全带,走到机舱洗手间,洗了把略显沧桑的脸庞,顿有微弱清凉感。尽管入圣者打破第四次人体极限,对脸部肌肤掌控可谓是细致入微,劲力透体发,压根就没有灰尘,更不会出汗出油,一两年不洗脸依旧干净,但洗脸洗头是从小养成的生活习惯。

????这些习惯早已经融入他的本能。

????洗完后,甩了甩水珠,武贰世感觉思维清晰了一点,精神焕发,目光也熠熠生辉。

????嘀嗒,嘀嗒,一滴滴水花溅在洗漱台之上。

????他抬头,照着镜子,似审视似端详。

????他这张方型脸庞有少量皱纹,童年时磕碰,青年时伤痕小坑全都在,略显粗糙,略显写实……他不喜琉璃玉石一般的晶莹脸庞,自行调整了一些,否则入圣者体表肌肤如宝石。

????照了照镜子,武贰世低头,就拨通第二天才的通讯:“神之祭台测试计划有进展了吗,能撕裂?”

????“全部失败。”

????第二天才的低沉声音传出来,似大海广阔平静:“抽时间让唐鸿试试。”

????武贰世拿起毛巾擦擦脸,眼前闪过唐鸿断臂断腿仍然凶残的画面,宛若地狱深处的魔王出世,将那尊灾难神按在黄河底,强势绝伦的打杀。

????那场面,武贰世都有点心惊肉跳。

????武贰世并非惧怕,他担心……融合信念的唐鸿仿佛处在理智失控的边缘。

????希望不要出问题。

????两大信念融合的罕见状况还是世界第一例,没有经验,没有指导,唐鸿没有同路之人的扶持,很容易走歪。

????好在有桑博士留在国内,武贰世稍稍安心。

????武贰世沉声说道:“那,它们会不会干扰今年盛夏这场浩劫。”

????它和祂的发音相同,但代表的东西截然不同。

????概念不同,语气不同,第二天才听得出入圣者武贰世是在说【仙】。

????第二天才:“以往的浩劫,它一直是旁观者。”第二天才乃是历史上首个遇见自然仙并与之有过交流的人,可对于沟通内容,却绝口不提。

????武贰世沉声道:“我说的是会不会出现另一只自然仙。”

????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。”第二天才说了两句就挂断。

????“哎。”

????武贰世看了眼手机屏幕,又看向镜子里的沧桑脸庞。

????他就不明白。

????假设【仙】绝对中立——它就不害怕真正的神只降临?或者说它不在意神息笼罩全球?

????既然【仙】源自上古的岁月。

????很久以前,曾经来过这世界的神只又为何退去,武贰世恨不能抓住一只【仙】撬出它脑袋里面的所有信息。

????“该死。”

????武贰世伸出左掌,轻轻贴在溅上了少量水迹的镜子表面,良久走出洗手间。

????镜面留下一个带有汗渍的手印。

????指纹都清晰可查。

????……

????大西洋战区。

????一座大型岛屿上。

????入圣者李雪空弯腰大笑,手指隔空点了点方南洵:“眼光真准,唐鸿不到一年就有了入圣战力,我记得第一天才也用了一年半。”

????听着方南洵讲述一切起源,李雪空只觉好笑,最初的唐鸿竟是一个偶然看见神战的过路年轻人。

????方南洵拿指头搓灭烟头,捏了捏下巴说道:“一位正常入圣者估计打不死一尊虚弱阶段灾难神,但必定无伤,不至于流血受伤。唐鸿杀伤力强大,底子却不够,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。”

????入圣者全面强横,相比之下,唐鸿相对极端一些,强归强,弱点却尤为明显。

????要不是终极神物的提升,要没有那两个入圣要素,唐鸿领悟信念融合也没用。每一份终极神物都是无价之宝,且不论有没有第二份。即使有,现在时间也不够用了,服用终极神物至少得间隔半年。

????“对了。”

????李雪空岔开话题:“唐鸿融合的信念叫什么,等唐鸿醒来问问。”

????李雪空弯着腰,侧过头,眺望一望无际的碧蓝大海。

????另一侧。

????方南洵眼底流转高贵的金光。

????“可惜。”

????“灾难神不轻易离开神之祭台的附近区域。”方南洵有些遗憾。

????置身于祭台附近,那就是神化阶段灾难神,天才入圣也很难将其击毙。

????而离开神之祭台附近……

????只要不是特殊类型灾难神,两位入圣者合力,大多数都能击毙。

????“超凡到入圣,是我们人类的爆发期。”方南洵内心清楚——正常的顾问级别有能力击杀一尊常规神,正常的入圣者与灾难神势均力敌,这中间夹着一个危险级,超凡升华到入圣,把这个层次直接迈过去。

????简言之。

????按照超凡体系的上升曲线,入圣乃是爆发点。

????这般想着,搓了搓下巴,方南洵视线又落在简报下方的几行小字。

????绝大多数人只看到了他们想看到的喜报。

????当灾难降临,将近二十位顾问级别或牺牲或重伤的黯然离场,第七天才一己之力大逆转,瓦解祭台,打死灾难级神只。

????仅有少数人看到简报下方、帖子内容最下方的几行小字……第七天才弑神者内脏伤势极其严重,意志力疑似衰竭,昏迷不醒。

????……

????同一日发生两次灾难降临,华国成功守住,西欧大陆失败。

????国际层面的超凡世界激起轩然大波。

????“华国的第七天才?”

????“我记得上两个月他才真正的显化天才印记,这才多久啊,没到两个月,已经能打死一尊灾难神,虚弱阶段灾难神依旧是灾难!”各大战区超凡者纷纷大吃了一惊。

????上一次,第七天才扬名,大概是一月下旬。

????如今是三月下旬。

????这给人感觉像是一眨眼的功夫,唐鸿摇身一动就入圣,没有一点点阻碍。

????这就很魔幻,宛若横空出世大鹏鸟展翅高飞,直入九重云霄:“也不知唐鸿准备加入哪个战区。”

????“唐鸿还没苏醒呢!”

????“他伤势很重。”

????“西欧大陆怎么办,又急需入圣者过去坐镇。”相比国内好消息,更多人关注着西欧大陆的灾害,局势有一点崩溃征兆。

????异空间神只入侵的负面因素一直没怎么显露。

????异空间裂缝容纳更高等神只……

????神之祭台扩张神息……

????但种种推论,终究还没有发生。

????十几年间,超凡诞生,阻击之战全面铺开的日子,未尝不是没有人提出‘这场神战到今天,基本看不见对于现实世界造成恶劣影响、也不见普通人因神只而出现任何伤亡’。

????美好日子到头了。

????灾难降临称得上巨大转折。

????3.27灾难降临、西欧大陆某处海岛的伤亡人数:129人遇难、357人失踪、超过一千人受伤。而这只是第一天的伤亡统计,伤亡数字还在增加,伤亡人员不再是超凡世界。

????数百尊神只汇合神之祭台。

????紧急疏散十万人。

????社交媒体等网络舆论直接炸了。

????——

????时间流逝。

????一周之后。

????窗外有鸟儿啼叫,春暖花开,唐鸿从沉睡之中醒来。

????“唔。”

????唐鸿思绪一动,检查自身,惊奇地发现身上伤势都愈合。

????他扫了眼挂在墙上电子表,日期显示四月三号,只过了一周而已……十九型设备治疗速度何时变得这么快,唐鸿以为至少要大半个月。

????眼角一动,唐鸿余光一扫,桑博士脸色疲惫,侧着身体,睡在对铺。

????房间内还有两三位标准超凡,或静坐冥想,或低头读书听歌看电影。

????阳光照入房间,落在被子上,清新洁净的空气吹过明亮房间:“神之祭台又碎了一座,我把那尊灾难神弄死在黄河底部。”唐鸿回忆起昏迷之前的模糊印象,大河浩荡向东流,北岸黄土都塌陷,昏迷之前,入圣者武贰世复杂脸色给唐鸿留下深刻印象。

????此时却难得宁静。

????无人说话无人动。

????唐鸿想了想,抿了抿嘴巴,盖上轻薄小被子。

????“博士怎么也在这?”

????“糟糕,我昏迷这段时间……他对我做了什么。”唐鸿望着天花板,一时间陷入沉思。

????片刻后。

????唐鸿察觉到对铺的桑博士揉了两下疲惫眼睛,睡醒了。

????两人都仰躺,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????“博士。”

????唐鸿问出藏在心底的问题:“全知全能者和至高生命体这两个词……你知道啥意思吗。”

????语毕。

????寂静了一下。

????桑博士瞬间翻身,直接坐起来,惊愕地看着唐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