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365绿色体育直播_亚洲365体育_365体育投注进不去 > 修真365绿色体育直播_亚洲365体育_365体育投注进不去 > 我命清风赊酒来 > 159.成空
????“啊!”

????云阁昌低嚎一声,身子踉跄着,朝一旁退去。

????而商容鱼并未阻止,只是静静看着,甩了甩手。

????她的手很白,指甲修剪地整齐,只不过此时却沾满了血。在她的手上,是萦绕的真气,如风般发出尖锐而细微的声响。

????云阁昌捂着左边肋下,那里有一个血洞,像是被一杆枪矛戳过一样,血流不止。

????他忍着这般剧痛,脸色有些煞白。

????“阴阳双绝手。”他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。

????“相比您老施展出来的,怎么样?”商容鱼轻笑。

????云阁昌咬牙,冷汗直冒。

????“幻术?”他忍不住问道。

????他所疑惑的,正是在刚才,对方明明就在眼前,却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侧,而在对方偷袭之前,自己竟没有丝毫察觉。

????对方的杀招,根本不是那带着神桥之意的武功,或者说,方才那一招,极有可能也是幻术所致。

????商容鱼对此并没有回应,只是朝前走去,步子和缓,却给人无尽的压力。

????云阁昌在后退,他害怕,怕死。

????终于,他退到了暗渠的边上,身后,是散发着难闻异味的阴沟暗渠。

????“饶命。”云阁昌嘴唇动了动,终于说了出来。

????所有的屈辱,以及心中的不甘,在这两个字出口的时候,便都消失了。

????商容鱼在他身前三步外站定,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,柳眉挑了挑。

????“云护法,你是在求饶吗?”她笑着说。

????云阁昌心神跳了跳,露出个勉强而难看的笑。

????他的伤处还在淌血,他想过自己会与眼前之人对上、交手,却没想过,自己会被一招击败。甚至,若不求饶,便要死在这。

????他隐忍多年,当然不甘。

????“云家的人,知道你用了替身么?”商容鱼忽然问道。

????云阁昌一愣,显然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个。

????而看了他此时神情,商容鱼扬了扬下巴,好似确定了什么。

????“不知道。”云阁昌一见,连忙道:“她不知道。”

????“她?”商容鱼笑了。

????云阁昌咬咬牙,“祸不及家人...”

????“你是在说笑?”商容鱼毫不留情地打断,“你是魔门的人,是无生教的护法,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,不觉得嘲讽么?”

????魔门追求自在随意,在追求自己的‘道’的路上,任何阻拦在眼前的,唯有摧毁。

????杀人,对他们来说,只是一种方式。

????而无生教拆家破户的事情从未少做了,教众基本都是孤儿出身,可他们从哪弄这么多孤儿?流民太少,而且身子太弱,说不定还带着什么疾病。他们所要的孤儿,是通过自己的手段制造出来的。

????然后将教义灌输给他们,慢慢培养,无生教的教众才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壮大。

????所以说,祸不及家人这句话,或许对寻常的江湖人管用,但对无生教来说,只是个笑话。

????更别说,江湖寻仇,最重要的就是斩草除根。

????商容鱼弹了弹指甲,道:“云家的人,到底知不知道?”

????云阁昌气机更虚弱了些,他觉得捂住的伤口里,往外淌的不只是血,还有自己的命。

????在第一时间选择退的时候,他就已经败了。

????“他们不知道。”云阁昌默然片刻,说道:“秘钥如今全在颜玉书的手里,你没有去墓地,显然也是猜到了无生老祖真正的机密所在。”

????商容鱼未置可否,只是看着他,听他说。

????“放过云家,我可以帮你。”云阁昌道。

????“帮我?”商容鱼好似有些意外,瞧了他一眼,“你现在,还有什么能帮我的?”

????云阁昌沉声道:“颜玉书得到秘钥这么久了,即便是发现了其中隐秘,却也一直没有遂愿。”

????商容鱼当然知道这一点,而这,也正是她愿意跟眼前这人废话这么久的原因。

????“告诉我。”她说。

????云阁昌摇头,“我不是刚入教的愣头青。”

????商容鱼看他半晌,嫣然一笑,“可你比那些愣头青还要蠢。”

????云阁昌并未反驳,也没有生气,因为对方说的没错,自己的确是蠢。

????若是不蠢,自己就不会出现在此地,隐忍多时,却因一次心急而全盘皆输。当然,这是他心底的借口,甚至连自己都说服不了。

????或许,只是因为自己老了,在府中藏着的时日太久了,对外界的变化有些跟不上,比如那些出色的后辈。无论是心计还是城府,自己都输了。

????商容鱼看他半晌,道:“无生教现在,已经有了护法。”

????云阁昌听后,嘴唇动了动,却没说出话来。

????对方这是同意了,他也听明白了对方的意思。

????“就不能,给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条生路么?”他苦涩一笑。

????商容鱼脸上虽是含笑,却不带丝毫感情,她没有说话。

????“真是无情冷血啊。”云阁昌似是感慨一般,默然片刻,道:“我想回去看看,想来你也不急于这一时吧?”

????“我劝你别想耍什么花招。”商容鱼神情平静,看不出丝毫不耐,但话里,显然不是很有耐心。

????云阁昌看着她,抬起右手。

????商容鱼眸光微动。

????一声轻响,好似漏风一般。

????不只是商容鱼,便连一直看着两人的付吟霜等人,都是一下瞪大了眼睛,惊讶万分。

????云阁昌手掌颤抖着,从腹部拿开,他嘴角淌出血来,“这样,你放心了么?”

????他废掉了自己的丹田。

????商容鱼却是皱紧了眉头。

????在无生教对云阁昌的记载里,这是个无比阴险狡诈的人,他自私自利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而直到刚才,对方哪怕说出求饶的话,也都在商容鱼的意料之中。

????但现在,云阁昌自废武功,却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。

????云阁昌的脸色苍白中,透着灰蒙,自废丹田并不是自杀,重创不假,却也轻易不会死。但他身上有伤,还是重伤,此前还有内力压制,此时气海丹田崩塌,再无压制之力,如此伤势,自然是致命的。

????商容鱼素手连弹,七道气劲分别以不同的发力技巧和力道,打在云阁昌身上,封住了他身上七个不同的穴位。

????云阁昌不由闷哼几声,差点掉进了背后的暗渠里。

????他只觉劲力入体,好似秋风钻进内衬里,让人一瞬泛寒。

????只不过,他当然认出了对方所施展的武功,这是唯有无生教的教主才能修行的绝学。

????七星锁魂。